切换到宽版
  • 5阅读
  • 0回复

题书自笑八韵并非傅山真迹?对比五峰山草书碑细节可知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盖俊雅
 

衡水斜视手术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清末刘咸丰三年(1853年)在其重刻的傅山霜红龛集中,曾经明确地指出题书自笑八韵与五峰山草书碑内容的不同:“张刻‘中书管’作‘管城重’,与下句不对(仗)。……‘团圝’作‘檀圝’,‘未’作‘不’,‘为’作‘可’,‘是’作‘有’,‘能苦’作‘只要’,‘嵱’作‘崆’,俱讹。”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们详细分析其中“俱讹”的“檀栾”一词。在清初依据明代字汇、正字通两书加以增订,并于康熙五十五年(1716年)出版的康熙字典中,其木部“栾”字释义最后记述:“又檀栾,竹貌。枚乘兔园赋修竹檀栾。”关于兔园赋之“兔园”,实为园名,汉梁孝王所筑。后称“梁苑”,亦称“梁园”。故址在今河南商丘县东。枚乘(?—前140年),字叔,淮阴(今属江苏)人,西汉辞赋家,曾作梁王兔园赋。可见“修竹檀栾”一般是指风和日丽之时,园林风光秀美景象而已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们再分析五峰山草书碑中“團圝”一词。同样是在康熙字典中,其囗部“團”字主要释义:“徒官切,並音摶。说文圆也。……又与园同,见园字注。”“團”字全部释义:“唐韵落官切。集韵卢丸切。正韵卢官切,并音鸾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说文團圝,圆也。孟效诗可惜大雅志,意比小團圝。梵书大家團圝头,共说无生话。”“圝”字释义后两段古书例句可证,團圝确实只是“圆也”而已,并无其它特殊的含义,使用范围较窄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而“團圝”又可写作“圑栾”,如在明代中期王宠(1494—1533年)嘉靖壬辰年(1532年)自作行草七绝二首其一:“空山夜雨急松涛,斋榻團栾拥絮袍。万顷重湖千叠岭,不知身在五云高。”诗中“團栾”即指睡觉时身体弯曲成圆弧状之意。决无随意挪换“修竹檀栾”一词之可能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傅山亦在诗作中多次使用“檀栾”一词。如现存傅山真迹五言诗册页·西山:“青紫檀栾中,宛如不可画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春心溯烟人,凄动见之外。美人何时归,至不知所在。西山”其中“檀栾”一词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从上述的众多诗作分析中,我们可以明白傅山在诗词中使用“團圝”与“檀栾”是有严格界线的,“檀栾”只能用于山水田园风光的描写,而“團圝”只能应用于牵涉到“圆”的语言环境之中,岂能随意替代?可证题书自笑八韵已非傅山亲笔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