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宽版
  • 8阅读
  • 0回复

一首古诗夜夜曲,不知道撩动了多少女子的心弦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沃子丹
 

衡水小儿弱视

      沈约,一位极有才情的诗人,并且在官场上行走得游刃有余,历仕南朝宋、齐、梁三朝而不倒,可见他是一位极具政治智慧的文人。他与我们所知道的谢朓等人一并被认为是“永明体”的代表诗人,但显然沈约要比其他人幸运得多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乐府诗·南朝梁·沈约·夜夜曲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河汉纵且横, 北斗横复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星汉空如此, 宁知心有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孤灯暧不明, 寒机晓犹织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零泪向谁道, 鸡鸣徒叹息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本诗收录在玉台新咏,且只有这一首;而乐府诗集收录有沈约两首夜夜曲,此为第二首。关于此曲,梁时乐府解题说,“夜夜曲,伤独处也”,简单来说这是思妇孤单一人在家,忧伤想念的曲子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星汉空如此, 宁知心有忆”,就是这句话,不知道撩动了后世多少女子的心弦。我们从思妇的角度来看:天上的星斗银河来来去去,忙忙叨叨的样子,又可曾知道我在想念着那个人儿?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孤灯暧不明, 寒机晓犹织”,这两句开始让人们看到一位思妇孤独的悲伤有多么长:桌上的油灯兀自闪着昏暗的光,我那么想他,睡不着,于是只能在清冷的夜间,织布到破晓时分。也许只有在织布的时候,我的心里才不会那么想他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们可以想象,在那个时代,女子很难独立生存,正如诗经里的两句诗“终鲜兄弟,维予二人”,如果没有兄弟的话,出嫁之后能够依靠的大概也只有自己的丈夫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样,思妇题材的诗才会如此之多,并且常常能够从中看到诸如这首夜夜曲一般的佳作。而沈约自制的这一曲思妇歌辞,简简单单8句诗,总共仅40字,但却有着很强的语言节奏感,又同样带着我们所熟知的清怨风格,显露了“永明体”诗作的明确特征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想了解更多,请点击上方关注,与我共同解读纯美古诗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